• <tr id='ha26er'><strong id='ha26er'></strong><small id='ha26er'></small><button id='ha26er'></button><li id='ha26er'><noscript id='ha26er'><big id='ha26er'></big><dt id='ha26e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a26er'><option id='ha26er'><table id='ha26er'><blockquote id='ha26er'><tbody id='ha26e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a26er'></u><kbd id='ha26er'><kbd id='ha26e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a26er'><strong id='ha26e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a26e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a26e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a26e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a26er'><em id='ha26er'></em><td id='ha26er'><div id='ha26e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a26er'><big id='ha26er'><big id='ha26er'></big><legend id='ha26e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a26er'><div id='ha26er'><ins id='ha26e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a26e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a26e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a26er'><q id='ha26er'><noscript id='ha26er'></noscript><dt id='ha26e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a26er'><i id='ha26e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黨的建設

                > 黨的建設 > 紀檢監察 > 宣傳教育 > 廉政宣傳

                換位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4-04-08  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金柳河上沒有橋,南北兩岸來往的行人車輛一直都靠擺渡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去年縣政府在金柳河南岸〓設立了經濟開發區,在河上建橋的事情就擺上了議事日程。為此,縣裏還專門成立了大橋建設指揮部,任命縣建設局局長黃元兼任大橋建設指揮部總指揮。巴結他的人像走馬∏燈似的,送走一撥又來一撥,一天到晚推不開門。……都不㊣ 是白來,多少要意思◣意思。黃元開始還提醒自己,這可是受賄啊,不能收的。後來就見怪【不怪,習以為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這天晚上,南岸開發區的一家橋梁制造公司王經理宴請黃元〓,六七個人茅臺酒@ 喝了五六瓶,喝得黃元分不清東西南北了。臨走,王經理遞給黃元一只密碼箱,說:“這裏裝了幾瓶卐30年釀▽的茅臺酒,回去慢慢喝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黃元坐上轎車,讓司機把轎車開到渡口。司機說:“黃局長,晚上渡口沒↑有大船,我們的車過不去啊,還是繞道走吧!”黃元說:“我就想坐船過去,等大橋建起來△,你想坐船都沒地方坐了!”司機看Ψ 到黃元喝得醉醺醺的,也不◤敢說什麽,開車到了渡口。“黃局長,那我就把車開到對岸等你吧!”“不用,對岸有出租⊙車,我坐出租車回家!”黃元一邊說一邊拎著裝茅臺酒的密碼箱,搖搖晃晃向渡船∞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上船後,船夫收◥了幾位乘客的船錢,把船撐向對岸。靠上碼頭,黃元急匆匆跟著別人一起下了船。沒想到,今天出租車很▓少,黃元◥沒有搶上,只好等著。一陣風吹來,黃元猛地想○起密碼箱沒拿,嚇出一身冷≡汗,他知道密碼箱裏↓絕對不會只有幾瓶茅臺酒!轉身往碼頭跑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跑到河邊連①連向船夫招手,“等等!等等!我忘記東西了!”船夫戴一頂大》草帽,遮住了半張臉,問:“忘記什麽了?”“密碼箱!”“沒看到!”黃元急了:“不可能!我剛從你◢的船上下來,怎麽會沒有呢?”“給你開個玩笑,還當真了!”船夫這樣說☆道,黃元ξ松了一口氣,心想,船夫肯定是想得點好處。想到這,黃元說:“給你一百元錢酬謝金怎麽樣?”船夫搖頭。“二百!”船♂夫還是搖頭。“三百!這可不少〗了!”黃元擡高了聲音。船夫說:“我不要錢!”“那你要什★麽?”“你替我把船擺到對岸,酬謝金就『免!如果撐不到對岸※,密碼箱就↘歸我!”黃元從小是從農村長大的,也擺過船,這難不住他。便滿∑口答應,“咱們不就是換位嘛,好辦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他接過船「夫手裏的竹篙,把渡船撐開碼頭。原本以為是個很輕松的活兒,沒撐到一半←,就腰酸背疼,有點堅持不住了。可一想到有約●定,還是硬撐著把船往對岸撐去。到了河中央,已是□筋疲力盡,大口喘著〒粗氣。船夫坐在︻旁邊抽煙還說風涼話:“你平常都享受慣了,正好鍛☆煉鍛煉,就算減肥了□ ……”黃元氣不打一處來,可又不敢發火,只盼著渡船早點靠岸。就這※樣硬撐著,離岸邊越來越近,黃元實在是沒力氣了,腳下一滑跌坐在船艙↘板上,疼得大叫起來。“你幫幫忙,送你一瓶茅臺酒還不行嗎?”黃元只好請求船夫幫忙。船夫也不說Ψ 話,拿過黃元手裏的竹篙,很熟練幾下就把渡船靠上了碼頭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黃元氣喘籲籲打開密碼箱,裏面有兩瓶茅臺酒,還有十沓人民幣。他拿出一瓶茅臺酒遞給了船夫,卻被船夫擋了回來。黃元忙說:“這可是八九百一瓶啊,你這輩子說不定都沒喝過呢!”“以前ζ 我都不稀得喝!”船夫淡淡地㊣說。黃元一楞,“吹牛吧?”“我不吹,黃局長!你不認識我了?” 船夫摘下草帽,“黃元覺得】有點眼熟。“我◇是牛平啊!”黃元一下想起來了,他是原縣水利局的局長,因為負責建設的江堤出了︽潰堤決口事故被撤職,後查出他收受施工單位賄賂被判刑。那∩時自己只是建設局的一名科員,和牛平都在縣政府機關∩大樓裏辦公。沒想到今天在這裏遇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你……”黃元不知道說什麽好。牛平說:“茅臺酒▅是好東西啊,可喝多了也傷人啊!我從監獄裏出來,沒工作,只好先找一個船工的活兒幹著,難啊!當①年要不是收人家的賄賂,也就沒有後來潰堤決口的事了。後悔啊!黃局長,這船工不是好當的,我這是叫你換位體驗一下是什麽滋味!千萬別走我當≡年的路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黃元感到後脊梁的冷汗“唰”地一下冒卐了出來。他覺得自△己手裏拎的不是一只密碼箱,就是一顆“定時炸彈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有不少橋梁斷裂事故都※是因為豆腐渣工程,我是不願意看你這麽年輕有為毀了自己……”牛平意味深長地說。“我把朋友送的︾東西退回去,回來我請你喝酒,你在這兒等我啊!謝謝你∏讓我換位當了一回船工!”黃元囑咐牛平,多虧他今天的換位提醒,實在是太♀及時了、太必要了。“一定要把密碼箱退回◤去,還有以前那些紅包和禮品,也要交給縣紀委處理!”黃元一邊↓走,心裏一邊這樣ω想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這一刻,黃元徹底醒酒了……(四≡川省紀委)